好睡枕頭

關於部落格
舊屋翻新
  • 1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要想擁有APEC藍,到底有多難

  昨日有個令人關註的新聞是,中美兩國達成了溫室氣體減排協議。   根據該協議,中國將儘力實現溫室氣體排放量從2030年左右開始減少,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例從2015年的15%提升到2030年20%左右;美國則承諾實現2025年溫室氣體排放量較2005年下降近四分之一。   我們知道,溫室效應是導致霧霾天氣的一個重要原因之一。而溫室氣體減排,這對於飽受霧霾困擾的我們來說,應該算是一個好消息,但也意味著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任重道遠的責任。因為“APEC藍”讓人們意識到,通過減排等措施來對霧霾進行“治本”,確實起到了一定的效果。   中國科學院氣象學博士後@大臉撐在小胸上分析說,霧霾的成因無非兩點:一是人為污染物排放太多;二是自然原因,出現了靜穩天氣,污染物無法擴散,淤積在城市中。而驅散霧霾的方法也無非兩種:一是從源頭入手,扼制排放,這是治本;二是等待大風吹散污染物,這是隨緣。   但是治本是個長期堅持的過程,APEC期間的非常規措施,如關閉工廠、停掉燃煤、限行、放假等,實際上沒有任何一個城市可以長期承受上述代價。   再比如我們中很多人,對於霧霾治理的觀點是這樣的——   第一不要限行,因為“汽車尾氣排放對於北京霧霾的貢獻相當於有人在小區里放了一個屁(崔永元語)”;   第二不要停掉燃煤,也不能延遲供暖,也不想用電暖氣,畢竟電費要貴一些。但是也不支持核電,因為“核電不安全”;   第三過年過節婚喪嫁娶要放煙花爆竹,因為“這才多少排放?”   第四要能吃露天燒烤,因為“這才多少排放?”   ……   總之,我們中的很多人,希望的都是在完全不妨礙自己舒適便捷生活的前提下來治理霧霾,而這跟當前迫在眉睫的霧霾問題,形成了悖論。   所以,空氣治理很多時候並不是一個單純的科學問題,而是一個經濟學問題以及社會問題,也就是說,為了治理霧霾,一個城市及其市民,究竟能夠承受多大的經濟損失,以及生活的舒適度?這才是治理霧霾的艱難所在。   本報記者 徐叔競   (原標題:要想擁有APEC藍,到底有多難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